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渔翁杂谈

—— 海外老人的闲暇琐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蒙福的十字架之路(生命见证)  

2015-09-28 15:11:39|  分类: 主内分享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蒙福的十字架之路(生命见证) - 渔翁 - 渔翁杂谈
 2015-09-28 真真 


十字架对每一个追求主的基督徒来说有着不同的含义。十字架对我来说,是生命的对付,是里外的更新,是彻底的翻转,是完全的顺服。当我愿意接受主的对付、更新、翻转,并顺服主时,我蒙福了。

谦卑:蒙福

圣经说,神赐福谦卑的人,阻挡骄傲的人。由于骄傲阻挡神的祝福,所以当神要祝福我们时,必须除去我们的骄傲,让我们学会谦卑。

记得刚刚信主时,主最先对付的是让我闭嘴。我不属于盛气凌人的那一类,但却是自我感觉良好,所谓比较自信的一类。这使我常常成为我周围一群人的话语中心;当朋友和同事围坐聊天时,我常爱坐在中间的位置上好为人师。当看到别人睁大眼睛或频频点头时,我的虚荣心和表现欲便得到满足并因此被强化。信主以后,有了新生命,有圣灵内住在心中,但是老毛病还在,需要主的十字架不断对付。有一次当我又要夸夸其谈时,刚说了一句话,一个声音对我说:你这句话是抬高自己。我愣了一下,一时搞不清是哪来的声音,还想继续侃下去。又说了一句话,话音刚落,那声音又说:你这句话是贬低别人。这声音清楚之极,我领悟到这是主的灵在提醒我,我害怕了,赶紧闭嘴,满面羞愧。谁也不明白我为什么忽然成了哑巴。此后,我再也不敢坐中间了,朋友们说,真真变了。

谦卑的功课不是一下子能学会的。我可以不在众人面前高谈阔论了,但要放下自己的所谓主见,是很难的。特别是当认为自己的意见比较正确,比较全面时,要存着谦卑的心去倾听或接受一个不太正确,不太全面的意见时,对我来说,更是难上加难。主对我可从不姑息迁就,因为祂爱我,祂要祝福我。祂知道我的病根儿在哪儿,这病根阻挡祂的祝福。于是,我又被主大大地修理了。

那是在一次讨论感恩节聚会的同工会上,当时我们团契刚刚成立不久,有两对美国同工,两对台湾同工,只有我一个大陆同工。我是在这个美国教会受洗的,这位美国牧师和师母非常爱我,他们不但是我的属灵父母,在个人关系上,也是我的American parents,我是他们的Chinese daughter。而台湾同工的加入也是我与他们交通联络的。因此,我曾跟主许愿说,愿意成为美国同工和台湾同工之间的桥梁。同时,我是大陆人,最了解大陆人的心态,最熟悉他们的处境。于是我认为我的意见具有百分之百的参考价值。没想到,那天晚上,我刚一发表完意见,我的美国牧师就坚决反对,并说我的意见与美国文化不符。我火冒三丈,说:我不懂美国文化,能救人的是耶稣,不是美国文化。我的态度和言语大大伤害了我的美国父亲。这位慈祥的长者,那天晚上对我分毫不让,于是,我们吵得一塌糊涂,最后不欢而散。

接下来,我哭了两个星期,不明白为什么我对这事工的忠心和责任感会带来这样一个结果——伤害了最爱我的,也是我最尊敬,最不愿意伤害的人。我的心开始痛,不只是难过,而是心脏那个部位肌肉痛,像被撕裂一样的痛。我知道撑不下去了,来到主的面前,禁食祷告。当我完全安静在主面前时,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桥梁是要被踩在脚下的。我记得我说过要做桥梁,可我却从未想过桥梁是要被踩在脚下的。主提醒我要学习桥梁的本质——朴实,甘心,默默无声,放下自己。因为主自己就是这样一座神、人之间的桥梁。

我对主说,我错了。主拿去了我的疼痛。心不痛了,随之而来的是出奇的宁静。一天早晨灵修时,主借盖恩夫人书里的一句话开启了我。书中说:愤怒是骄傲的女儿。我突然被开启:原来我是用错误的态度来表达意见的;态度错是因为发怒,发怒是因为骄傲。人一骄傲就没有爱了,因为爱是不自夸,不骄傲(哥林多前书1314,参圣经现代中文译本)。而没有爱,就立刻违背神了,因为神就是爱(约翰一书416)。一个没有爱的人,如何能成就合神心意的事?无论这个意见多么合理,多么完美,神都不会悦纳,因为这个人没有蒙悦纳。想想,我们为爱主的缘故,都常常做出没有爱的事来,是何等悲哀。我扑倒在主面前大哭,然后拿起电话向牧师道歉,再向他解释说明我的意见。奇迹发生了,牧师说他完全同意我的意见,并且说他原本的想法就是如此。真是不可思议!结果,不但那次聚会大大蒙神赐福,而且我与美国牧师,师毋及台湾同工的关系也更亲近了。

十字架+谦卑=蒙福。

顺服:蒙福

顺服说到底是看我们的信心,信心多大,顺服的程度就多大。神每一次要我们学习顺服的功课,也都是对我们信心的一次检验。信主几年来,主一直给我信心的功课,而且从低到高,从易到难。有信心就有顺服,没信心就没有顺服。

96年初,在我们团契信主的弟兄姊妹决定来我们教会参加主日崇拜。以往我们是只传福音,从未想过成立教会。现在这几位弟兄姊妹要来主日崇拜都听不懂英文,我们牧师对我和另一位同工说,你们可以成立中国教会了,开始中文主日崇拜,给你们一个房间……还没等他说完,我连忙摆手说,不不不,不能成立教会,我们从没有这个打算,有可能的话,也是几年以后的事。这几个人愿意来,您就给我们一个角落,您讲道时我来翻译。牧师同意了,但他说根据神给他的异象,我们应该成立教会了;并让我为这事认真祷告。说实话,我没有祷告,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事。当时,我信主两年多,在神学院读书,功课很重,建立教会,谈何容易;就算可行,也轮不到我呀。

可是,我的神,祂实在幽默。当我翻了两个主日以后,便下定决心以后永远不再干这事了。因为我翻译的连我自己也听不大懂。纯粹误人子弟。那么下个主日怎么办呢?想到那几张渴慕的面孔,哪里忍心让他们得不到饱足呢!我再一次到神面前流泪求告,对主说,我现在愿意放下自己;求主叫我明白主的意思。神很怜悯,我禁食一天,傍晚时,祂把几个清楚的意念放在我心里:要建立这样一个教会,所有的传道人都不支薪,不按牧,也不要建堂。这里是一个奉献的祭坛,没有任何名和利……按牧,建堂我没有想过,大概还轮不到我。不支薪,有点意外,因为作工得工价是应当的。但我知道其中有神的美意,令我必须先顺服。当晚与两位同工交通这个异象,没想到他们异口同声说:我们认同这个异象,跟你一块走。然后,我又打电话给一位姊妹,这位姊妹说:这就是圣经的路,我们一块走。

想到连我在内至少有四个愿意一块走,感觉还不错。突然想到还有我的先生,丈夫是妻子的头,这是我的美国父亲常常教导我的。当时我先生在大陆,靠写信,打电话,寄圣经,他刚刚信主,但没有人带领,也没有聚会,灵性怎样,我全无把握。但想着丈夫是妻子的头这句话,我把这边的情况和神赐的异象,不管他懂不懂一股脑端给他。最后,再加重语气强调一次:传道人是不支薪的。然后,我就等在这边听他的反应。大概有三十秒钟,电话另一头一片寂静。我心想,完了。一说到钱就露馅儿了,根本经不起考验啊。又过了一会,听他在另一头,慢吞吞地说:我觉得这是一条最正确的路。什么?!我不敢相信。我先生是属于做什么事都慢半拍的一类。慢归慢,一旦说了什么话,决不轻易食言。但我还是又叮他一句:那你可要清楚,我是不拿薪水的传道人。他立刻说:没有问题,让我来养活你。哈里路亚!虽然他不懂得传道人是靠神养活,可他这句话却给了我极大的安慰。这是星期一晚上的事。

第二天,我又打电话给几位我尊敬的属灵长者,也同样得到肯定和印证。但人是小信的,当我再看看我自己,和我周围这几个人时,又没有信心了。按北美教会的要求,我还是个初信者(信主三年以内),只有一位弟兄同工是退休教授,虽然长得年轻,可也六十多了;剩下就是几个姊妹了。一群老弱妇孺,这样几个软弱的人怎么能建立教会呢?可是这个主日怎么办呢?整个晚上思绪纷乱,没有结果。第二天早晨(星期三)起来,按着自己的灵修进度读诗篇105篇,当我读到1112节时,神迹出现了,那些字跳出来向我说话:我必将迦南地赐给你,作你产业的分,当时他们人丁有限,数目稀少,并且在那地为寄居的。没错儿,这是对我说的,说的正是我们!我的神,你是又真又活的神!我跪在地上,泪流满面:主阿,有你这句话,我不怕了,我会失败,你永不失败。我相信你必将迦南地赐给我们,做我们产业的分。我拿起电话,打给那位弟兄同工:弟兄,这个主日请你准备讲道。”“你祷告清楚了?他问。清楚了,我答。是的,我不但清楚了要开始一个教会,我更清楚了我的神是一位何等伟大奇妙的神。

1996121日,我们六个人开始了第一次主日崇拜。那位弟兄对着我们五个人讲道——“爱与恨。他讲了35分钟,我们哭了35分钟;他自己也边讲边流泪。从那一天开始到今天,我们的崇拜聚会没有停止过。现在已经有30多人在这里崇拜。日复一日,我们经历主的信实,主的恩典,无法数算。一年多来,已有30多人在这里受洗归入主的名下,弟兄姊妹用自己的奉献支持三位神学生,一位宣教士。我们希望更多。

十字架+顺服=蒙福。

:蒙福

我们常常痛苦,是因为我们没有完全。一个真正追求主生命的人,所面临的最大敌人就是自己。己的生命与主的生命是完全对立的。己的生命不死,主的生命活不出来。

真实的经历让我知道,己若能常常地,真正地,是何等蒙福。有一次,我碰到一件很伤害我的事,一连几天,想起那件事,心里就像被刀割了一个洞一样,在流血。我完全失去了喜乐,也一直祷告求主把这痛苦拿去,可是无法奏效。有一天,我一个人安静时,主给我一句话:你不是死了吗?为什么还计较这些呢?同样,那句话很轻,我却真切感到就像有一团棉花,把我心中流血的洞填住了,抚平了。收紧的心松开了,我甚至轻轻地笑了。是呀,我怎么忘记了我已经死了呢?一个了的人,既不容易被伤害,也不会轻易伤害别人。何等的释然。实在是对付己生命的唯一途径。有一段时间,我谢绝了一切外出作见证的机会,因为怕讲来讲去会骄傲。一位姊妹写一本见证集,要采访我,我谢绝了,因为怕骄傲。一份很好的福音刊物约稿,我不敢写,怕写来写去会骄傲。即使这样,我心里还是骄傲。我非常痛苦,不知道怎样才能活出谦卑的样子。后来,主让我慢慢领悟了,骄傲是己生命带来的坏果子,己生命若不能,一切人为的努力都必徒劳无益。只有靠主的十字架对付己的败坏,治死己的生命,才会有真正的谦卑。谦卑不是一种样子,谦卑是一种生命。没有这种生命,即使不讲一句话,不写一个字,也照样骄傲;有了这种生命,无论讲或不讲,写或不写,做在人前或做在人后,心中同样宁静,没有束缚,也没有张狂。何等的自由。

可惜,更多的时候,我并没有,因此,还会痛苦,还需要十字架的磨炼。但是已经有信心,因为尝到了一点的美好。

十字架+=蒙福。

如此,十字架是可称颂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